也庐

恩c闪高能预警(没错就是一辆车)

这里是恩闪 恩闪 恩闪 重要的话说三遍
恐引起不适请勿随意食用
https://m.weibo.cn/6440119592/4202591741203863
点不开戳评论
一辆破车
还是凌晨发车的
大半夜开到5点真特么刺激

海上少年(三)

小恩x幼闪emmmm
cp好像还不明显?

当地图上那个黑点在晨曦中苏醒,渐渐靠近海岸线时,当见证红日从云层中一跃而出时,少年眼里有如所有孩童一般的群星璀璨。就是在这样的大海上,终点在长久的期待中接近,心底平静得没有一股波涛。他能想见岸上的景象是一片硫磺火湖,既不是心潮澎湃,也不会逃避面对。
长舰上回荡着恩奇都沉着的命令与振臂一呼的声响,吉尔伽美什看了眼几天来第一次出现在自己肩头的纹章,双肩因年少而显得瘦削,稚气的脸庞却神采飞扬。
恩奇都看着机组划破长空。
“联络正常,确认。”瑞尔森的声音在主控室清晰可闻。
习惯性地去摸杯柄,桌上却空空如也。偏偏这个时候?小鬼去哪了?霎时不祥的预感提上心头,整个人如灌了铅般无法移动。
终于,后脑顶上一丝冰冷。
意料之中。
“都说了把我关起来比较好吧。”少年熟悉的声音仿佛浪花激上礁石,打在恩奇都心中的壁垒上。
感受不到愤怒。正是自己总在刻意回避关于他的谜题,总是在刚产生怀疑的时候就放弃追究,仿佛从一开始就认定他,跟自己赌气一般赌他的身份。所以啊,落到他枪口下的境地了。没有回头,恩奇都闭了闭眼睛,缓缓松开刚才下意识攥起的拳头。
“不过吉尔,你是一个人?”总还是有些疑惑地问出,想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傻到独自潜入。
“当然,不是咯。”少年的声音里只有轻松,甚至表现出乐意继续聊下去的态度,仿佛深信不会有人进来找自己麻烦。
说他没有同伙恐怕也不合理,但是除他以外几乎所有可以被注意的人都有核查过。恩奇都突然想起吉尔伽美什一开始的话,瑞尔森的检查。是副官的核查出了问题吗,还是自己的忽略造成的结果?突然,一件东西打住了他的思考。
手枪?
他的手枪在枪套里?
那指着自己的?
到这里已经没什么好想的了,回头,肩上赫然是与瑞尔森一模一样的纹章。愤愤地打掉拿枪的那只手,应承他的是一个全然无害的笑容。
被一个小鬼耍了。这么大一片海域都找不到比他更蠢的人了。
“你一直隐瞒着等今天?”明白过来的恩奇都开口,直勾勾的双眼死死盯着少年,在那么短的距离下。
那一边则面不改色地岔开话题:“也不能算故意吓唬吧,您身边是真的有叛徒呐,枪都是他的。”说着少年把手枪扔到恩奇都手里,转身坐上椅子手腕撑起脑袋。
“那人呢?”
“门外面,您可以自己去看哟。”少年还是冲他眨了眨眼。
海上短短相识几日,前方已可见并肩作战的海岸。

差不多就是这样END吧?最后也没能开个小车真是可惜了呢~😏

海上少年(二)

小恩x幼闪的我又来了

茫茫大海,恩奇都看着深浅相错难辨的波纹,似乎能看到深埋在底下的尸骸,忍不住有些悲凉。在想什么啊,还没到前线呢,再说战争哪有不死人的道理。甩开混乱的想法他走回主控室。
休息室里,少年睁眼是斜照的阳光。处理了一夜的文件,醒时还带着倦意,还好生物钟及时将他叫醒。初冬的寒意里还乐得离开被窝立刻起来去“服侍”恩奇都。
主控室里,恩奇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面前是指挥官的影像。想来再过一天就能抵达前线,任务开始前这段时间的通讯,也会对任务作出具体的确认。
简要的问答在封闭的空间里掷地有声。
“前期情报?”
“整理完备。”
“情报线路?”
“安全。”
“战场地形?”
“已确认清晰,对我方有利。”
“作战成员的状况,”指挥官顿了顿,“务必确保万无一失。”一句话仿佛提醒了恩奇都。先前的文件交代第一时间将自己的副官瑞尔森派出,那自己和瑞尔森两边都成了独立行动:“长官,关于作战成员,我对副官并不了解,实际合作中……”话头却被打断了:“恩奇都,这么想很正常,但你不需要怀疑这一点,委任的副官执行能力没有问题。”看影像中的人仿佛成竹在胸,恩奇都也接受了这个解释“是,长官。”
提起作战成员,至于吉尔伽美什,按理说是违规成员。那小鬼,罢了,不提了。
结束这番通讯,少年推门而入。这么巧?恩奇都心里这念头只来得及一闪而过,便注意到少年已经坐了下来,今天这是准备呆多久啊?
被吉尔伽美什的反常行为所影响,空气安静下来,恩奇都刚盯了他几眼,又不自在起来,移开目光转头把一堆绿毛的后脑勺留给少年。
少年见状无奈地咪起右眼:“我说,好歹快到前线了,别这样无视我嘛,长官。”都不考虑一下怎么安排自己吗,自己都顶着这么个奇怪身份在他身边多少天了。
“总之吉尔就呆在船上,像前几天一样就好。今天你这么反常才奇怪。”想也不想的应答。
好吧,既然他都这么说自己也乐得接受,反正没什么好着急。随手放下处理完的文件还做那个端茶送水的小少年。
吉尔伽美什良好的视力触及恩奇都额头晶莹的液体,他在盯着交战线的影像看,那神情,有些紧张的专注“海上的状况对我们没有威胁,观察空中更重要哦。”端着水杯来到恩奇都面前的少年开口。
这小鬼,说得倒没错。恩奇都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虚心,没把“小孩子”说的话一巴掌拍死。不过被一个随便混上来的小鬼提醒了心里还是烦,索性不再去看转头朝着吉尔伽美什,可不知道该说什么,又躲开少年的视线。像是开战前不捉弄下这个人就不自在,少年眼珠向上一翻,绕过那视线到他侧后方。
一双小白手揉乱罕见的绿发,还淘气般轻轻扯动:“我说,舰长大人太紧张啦,因为执行任务吗?不管,今天有我逗你开心就够了。”
被扯得头皮发痛的恩奇都好笑又无奈:“别闹。”行程里有这么个小鬼,其实也不错。
不考虑他的身份的话

海上少年(一)

第一次码恩闪轻拍

想军服设定的时候忍不住脑补如果是小恩x幼闪会怎么样呢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


狭长的海岸线远去的时候,恩奇都配着星纹的肩微微颤抖,零星盖在星纹上的碎发被风微微吹动的样子,在少年看来美好得过分。
第一次踏上这长舰的军靴踏过甲板,步履声似乎有些参差不齐,在偷听的少年听来,恐怕就是某种紧张吧。一道道们通过,最后主控室里的副官行过一礼退下,他便坐上正中央的位置。任务,这么开始了啊,恩奇都心里叹句,便把精力放在眼前的工作上。目光扫过每份情报,又努力将一张张地图记在心里,对他来说其实也是件比较难的事。
终于看完了,习惯性地用温热的手掌覆在脸颊上缓解疲倦,放下时手边却递上来一杯水,转头看去是少年带些稚气的微笑。
哦,谢谢。可是,端水进来的怎么会是个,小孩子?心里狐疑嘴上却只是轻轻道谢。
不用谢哦,我是来侍奉您的。少年转身眼角又一上扬,没多说话便识趣地离开了。
第二天,母舰已经全然成了海上的孤岛,少年倚在船侧时望着无边的深蓝,似乎有点逃离法外的自在,总算远离了那群多而恶心的人类呢。身后的脚步声渐近,想必是例行的巡视,少年躲开去不经意跟在了来人的身后。等他再次进入主控室,面对繁琐的工作,眼前随时到来的危机,一刻不停地努力适应新的环境。看到手边还是那只水杯,忍不住叫住少年:你叫什么名字。
吉尔伽美什,顺带一提,我是混上来侍奉您的哟。少年小调皮般朝他眨眨眼,轻轻离开。
恩奇都本还想问些什么,见状只好收心来看前线情报。当他看到主要作战成员的第一页开头,与打印字几乎无差的“舰长随侍:吉尔伽美什”忍不住嘴角一扬:这小鬼。
于是吉尔伽美什再次走进主控室听到的便是“你写的?”
“哎呀,被发现了呢,”少年又堆起他无害的笑容,“您的副官检查得并不认真哦,这种瞎掰的职务也信。”
信你个头,怎么想都是这小鬼在文书被递交到他这边时才偷摸添的。
“小鬼,就这么混上来都不怕我把你扔进海里?”气急突然生出吓唬小孩的心思却仿佛被少年看穿:“大哥哥为什么要把我扔下去?就算不是船员,多一个陪您的人不好吗?哪怕猜疑我也是关起来比较好吧?”说到最后一句也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确信恩奇都不会这么做。
恩奇都心里“咯噔”一声,才想起自己之前对少年可是未曾设防。虽说少年孤身对他不足以构成威胁,这也不是他疏忽的理由。
“对了,您还是叫我吉尔吧,小鬼是什么鬼啦。”不再打扰恩奇都,吉尔伽美什转身走出了主控室。
空气里传来渐远的脚步声,没有同伴独自混上孤岛般的母舰,没有容他之处,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危险处境啊?恩奇都这么想着,反而生出了保护这个孩子的愿望。